荼岩|直播

明天最后一场考试,于是我又来浪了
双演员
《失联》的全称是,《第三季失联》

“这样可以吗,这样镜头是正的了吧?”严安摆弄了两下架在桌子上手机,然后往后一挪坐到沙发上,“可以了,我们开始今天的直播吧,大家晚上好啊!”

“第一次玩这个,有点奇怪,哈哈,”严安盯着屏幕上的弹幕,“问我沈图在哪里?他被经纪人抓走了,待会回来。”

待屏幕炸了一轮以后,严安没有再引导话题的走向,弹幕的内容也变得乱七八糟。他随便挑了一些不咸不淡的问题回答着,微笑着跟镜头后的粉丝们互动。

镜头里忽然“啪嗒”一响,严安头一扭,笑得更开,他边朝那边摆手边对手机说,“你们沈总来了,请弹幕大军表示热烈欢迎。”厚厚一层弹幕重重叠叠,...

2018-07-04

荼岩|记一次心理咨询

考试使我脑内沙雕梗百出

“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是,我有特异功能。”

安岩双手交叠捂在脸上,这令他口中的话听起来有些含混不清。心理咨询室的老师扯了扯嘴角,翻开桌上册子全新的一面。

“同学叫什么名字?哪个系哪个班的?”

“安岩,机电工程,07班。”

“我们来谈谈你的特异功能吧?是什么方面的能力呢?”老师故作平静地靠在沙发上,她不经意地瞟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11点07分。

学生深吸了一口气,“请不要当这是一个小说,我的能力是……‘触碰回溯’。”“触碰?”“就是,比如说我碰到你的头发,我就会知道你昨晚洗头用的哪个洗发水的牌子,甚至知道你用的冷水还是热水。而我碰到你的手,就会知道你曾经摸过...

2018-07-02

今天还有更新,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
还是沙雕文。

2018-07-02

荼岩|两度十七岁

昨天发病,今天抒情
这个小得不可思议的学校就是我的高中

1
作为一个为生活愁苦多年的成年人,骤然重返校园,其实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回到这个年纪的安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爬到学校最高一层楼的走廊俯瞰校园。

他读的高中占地面积很小,非常小,小到不可思议。体测时跑一千米,他们得绕着操场跑十六圈半。

学校的最高一层有两个大教室,是给艺术生准备的画室,还有一个小教室,是从来没见它开过门的心理咨询室。走廊地上沾满了铅笔灰,混着饮料的糖浆纠结成黏糊糊的一团,在垃圾桶附近粘出了脚印的形状。

下课铃响,最后一节自习课结束了。操场上涌进三五成群的男生,抱着篮球,把校服外套扒了扔到地上。

神荼总被人拉下场打后...

2018-07-02

荼岩|非典型世界只剩下爱情

非典型穿越总裁文(?
深夜发病

1
安岩十分清楚他生活在一个同现实世界没有区别的世界里。

在这里,他不需要考虑工作,不需要为柴米油盐所牵绊,每天睁眼都是美滋滋的一件事。

但也同现实世界一样,在这里生活的人总要有个理想。而他在这个世界里的目标只有一个:谈恋爱。

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

2
这真是一个奇怪而又莫名有些合理的生存守则。奇怪是在于它不真实,合理则是因为它似乎确实存在。存在于各式各样的言情小说里。

这是一条言情小说世界生存守则。

安岩发现,他脑中总有一个声音默默地给他提示,就像是自己的意识成了精,正在给他发这个世界的通关攻略。

比如,他今天刚睁开眼睛,脑海中就浮起一个念头:晚五...

2018-07-01

荼岩|人生何处不相逢

丢个段子就跑

 

 

 

严安是一个主播,混遍直播站各大游戏区。由于有约在身,每个月要求播满200个小时,他有时候为了凑数,也不止直播打游戏,偶尔也会播点别的,比如精致地吃泡面和优雅地撸猫。

 

作为一个游戏区相声主播,严安的人气还是可以的,在前十的榜单里来来回回,不知不觉订阅人数也突破了数十万,隐隐有向百万靠近的趋势。他很慌。因为隔壁房间打守望的墨镜男昨天十二点零三分粉丝刚好到了一百万,于是他今天直播间的名字是“点击就送屠龙女装”。

 

噫,色相头还开了滤镜。

 

他冷静地退出那个直播间,冷静地打开steam。...

2018-06-29

瓶邪|岛上 07

07兴中

台风随预报般如期而至,狂风暴雨,吹得山上的树林都像海浪一样翻涌起来。这样的坏天气足以中断任何计划,比如让张起灵一直呆在这里,没有离开。

 

我其实是很喜欢雨天的,尤其是我能呆在室内赏雨的时候。但这并不代表我的心情不会因天色阴沉而变的沉郁。长时间的缺眠让我的精神变得很差,尽管我能感觉到自己身心都处于一种很疲惫的状态,我却仍然不能好睡。董兴中的药我喝了两剂,别的都好,唯有睡眠这一点始终不能改善。我总借口补觉把胖子赶去和王定国喝酒聊天,然后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张起灵就坐在我隔壁。

 

除却吃饭洗澡睡觉这些时间,张起灵似乎喜欢呆在我的房间胜过他自己的房间或者客厅...

2018-06-22

瓶邪|岛上 06

06 承中

这大概是我离官僚饭局最近的一次,我想。


旁边坐着市局刑警队队长,刑警队队长边上是村长,村长边上又是队长。但此刻这群人正坐在一张简陋的桌子上吃着朴素的农家菜,这真九十年代。


“真是不好意思,还扰你一顿饭。”乔振邦笑着对王定国说。王定国给他盛了饭,“这么客气干什么?本来我跟王哥和小吴三个人就嫌吃饭不热闹。”“那是,要不是乔村长呆会儿还有工作,我都想开两瓶酒了。”胖子应和道。“哎,不遗憾,留着,”乔振邦用筷子指着胖子,“咱们留着下回喝。”“好。”几人又是一番言笑。


“乔村长是来找张小哥的吧?”胖子舀了口汤,边喝边问道。“是啊,去了办...

2018-06-21

瓶邪|岛上 05

05 医生

外头下的雨跟松针似的,机械地往地上坠去。那混乱的水声逐渐形成一种节奏,仿佛敲在人的心脏上。雨下得多了,空气便长久地弥漫着一种奇异的泥土的味道,让我有种要在这种气味里窒息的错觉。


“我觉得那个警察一个人住那么偏好不安全啊。”我说。“兴许人家不怕呢?”胖子慢悠悠地说道,“毕竟是个警察。”“警察也是人嘛。”“别想了,还不如跟我去买包花生米实在,”胖子说,“想喝酒。”“你没听到外头多大雨?”我问。“听到了,走吧。”


图方便披了雨衣出门,路上闷了我一头的汗。好容易到了超市门口,我俩里外都是一身的水。胖子摘了帽子,里头的男人挥手让我们进去。男人的脸色不太好...

2018-06-20

瓶邪|不驯

16年1月旧文

灵感来自一句“楼下叼着烟的孤傲保安”


不知道为什么说我涉shimo

jpg

2018-06-20
1 / 11

© KimmySA | Powered by LOFTER